Saturday, November 4, 2017

總替未來的自己感到難為情但還是想記錄一下好的時候


像是在過了這麼久之後的某一天,我才發現已經過了午夜我卻一點也不急。啊糊裡糊塗的就安全起來了。

終於開始真正讓時間去成為它自己,想東西啊、寫啊畫圖啊什麼的,以及熱衷地打掃丟垃圾通水管,掛上新的熊寶貝,房間頭香到房間尾。

那麼寧靜芬芳還很開心,一邊等著確信會寄達的一封吵鬧的信。那麼自在的有所期待的話,好像也很接近幸福的感覺了。

Saturday, February 4, 2017

站在冬天的馬路邊


路邊有兩隻黑白狗在聞對方屁股。

我都忘記狗會聞對方屁股了。

黑狗個頭比較大,每次牠低頭下去聞白狗,白狗就會驚跳起來、落地站好,僵硬地看對方。黑狗又聞,白狗又跳。牠們就這樣在路邊跳了快一分鐘,超級白癡。沒一個想要離開或是換別件事做。

看起來好像有什麼要發生,結果那個持續的前戲就是事件本身,也是流動的平衡。這就是新平衡new balance吧。

白狗看起來像素顏出門被記者拍到,有點頹喪卻相對瀟灑的西莎。

Sunday, January 8, 2017

中二病


一年的時間夠你達成一次角色輪迴。事實證明許多東西是需要靠外力勉強去做到的,沒有水到能渠成,只有自己去安排可以發生的意外。但萬事安排俱足,久了也許會乏味荒蕪。再想辦法。



然後要有信心!

Saturday, December 31, 2016

Till December 2016






藍色騷年



抽菸是為了上癮嗎?之前這樣問過人。

喝酒是為了要醉嗎,這個我就可以說對啊。除去一些獨到的藥效,真要選舒服好喝我會去買奶茶。

上癮是因為爽,那爽一定會等於上癮嗎。

不要抽菸。很多人都會跟你說不要抽菸。有趣的是問下去,他們都會說對身體不好啊,但其實很難相信誰真擔心你的健康,誰那麼閒,管你要不要天天吃麥當勞。他們叫你不要的,是這個動作給的形象。可如果你已經是這樣子或那樣子了,標籤化、有如衣著的一個習慣,影響的似乎也就是那樣的層面。可以決定穿起來或放下。

我的話,覺得光是聽有抽菸的人對你說「不要抽菸啦」就值得抽菸這件事了(真的很有趣)。

Tuesday, December 20, 2016

22


他們看起來很好,我發現比自己實踐某些價值的可能,我還是更希望別人是那理想的存在。

而你們不能那樣地長大嗎,不能那樣地去成為我一直嚮往的樣子嗎。如同我小時候總相信食品是由它們外包裝上的那美好堅果牛奶可可櫻花製作出來,到現在我還是想以為一些事情能像大家口中所說的那樣啊。

Sunday, December 18, 2016

答應自己的事還是做到比較好


晚上看完了大智若魚,我大哭一陣。

對於那些是或不是、可以或不可以、好或壞。有些超出好或壞,就只是掛在那裡的事情,我想描繪、敘述的就是那樣的東西。

文意說過畫畫對她來說,是那些她拋棄的事物,我後來也開始想畫圖對我來說是什麼。大約是一種彌補,把零碎的形狀描成完整、掛起。讓他們就只是在那,然後說不必道歉,不必為了妳是這樣,人是那樣,事情的是或不是感到抱歉。